Parrocchia Madre Teresa di Calcutta 

   Martinsicuro (TE)

在稀有并不断侵害人体的肿瘤中得治愈

2005年5月初. 我母亲在快满60周岁之前, 她向我吐露她漏血. 之后我预约了妇科医生. 通常需要8至10天, 相反, 星期三医生来电话通知, 叫我们第二天去检查. 我们之后才知道为何这么紧急, 因为医生对此病并不太清楚, 于是就预约了一个星期后做一个局部麻醉的Isteroscopia检查 (也就是子宫腔镜检查).

到了做检查的那天, 我接了母亲之后并把她送到医院, 在路途中,她告诉我在她漏血前所做的一个梦: 当时她正在住院, 并由她父亲(3年前已去世)亲密地照顾着. 特别记起她侧卧时有个肩膀露出来, 她说感到肩膀发冷. 父亲于是用被子富于保护性地把肩裹上. 事实上我的爷爷是以惊人而悲痛的事实把她裹上. 到了医院准备就绪后就到了进手术室的时刻了. 其实只须要一段时间, 但事实并不如此. 当医生出来后,为他们所看到的感到意乱, 就马上告诉我们(这时我的父亲和兄弟也到了),他们也不知道是个什么, 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个恶性肿瘤, 还特别强调是"极恶性的".整个世界似乎压倒在我们身上.医生吩咐我们还不要向母亲透露任何消息,至少是在我们不知该做什么的时候.那天是5月16日.7天的折磨后,女医生叫我们要到临床急诊科.在去之前(当天是5月22日,圣女丽达Rita的瞻礼),我感到有必要去找本堂神父,好把我内心正在发生的苦痛都交托给他,要他给我母亲祈祷.他安慰了我并让我放心.

女医师给我们说了第一个活组织检查报告:指出有严重的恶性淋巴细胞增多,而这些细胞不是取样的活检组内的细胞,而是从别的器官转移过来的.更惨的是:肿瘤偷偷地不断繁殖扩散.于是我们的日子开始变得灰暗,但一切都没告诉我们的母亲,不让她知道.

我们只好接受我们的十字架并以勇气和信德把它放在肩上.更重要的是有我们爷爷的代祷,这才是我们真正抵达耶稣圣心的桥梁.2个礼拜的煎熬,急忙拍片之后就住进了米兰医院.首先在Pescara预约了血液科医生.在此时第二次的活检报告出来了:由母亲子宫提取的细胞非常相似血红细胞,此外就没有说其他的了.于是就决定带上母亲和堂里一组的朝圣者去了诺雷托Loreto圣母朝圣地;在Macerata至Loreto的朝圣时我写上了祷词,寄望于童贞圣母玛丽亚的代祷;把它和别的祷词放在一起,之后把这些祷词点燃形成了一大火柱献给了圣母.也就在这时我们向母亲透露了她的病情,她的反映与精神情绪是如此的重要,因为在这个时刻只要她一瘫倒,那么对她而言一切都结束了.我们开始为她并与她一起在家里一同颂念玫瑰经,我们在堂里专为病人祈祷的地方请求大家为她祈祷,也多次参加在Martinsicuro体育馆的每月祈祷聚会.

从罗马得知最后的检查报告,病情的结果是令人悲痛的:恶性的Hodgkin淋巴瘤内含有大量的B型酚酞细胞.第一次去米兰回来后.得到了本堂神父的探望,并给她降福,为她傅油,并不断地鼓励.我们从一个著名的医师得知,在整个意大利,他工作25年来只经历过6种这类的病例,这就是我们不知该怎么办的因素.米兰的医生与Pescara的血液医师共同制定了一个治疗方案:由于病情恶化至骨髓,由原来4个周期的化疗增加到6个周期.癌症已到了晚期.治疗方案是先在Macerata做PET-TAC X光,最后在米兰做手术.然而,在我们的十字架越来越沉重的同时,我们的承受能力也在增加.已经没有必要去记起由化疗所带来的幅面作用,还有母亲躺在病床上,手上扎满针孔的样子所给我们带来的痛苦.但我在这几个月里还是没有见到母亲泄气,服输或是生气,而是感受到她是以尊严和勇气,尤其是以信德去面对了一切.

治疗还是在不断地进行,骨髓活检之后要在米兰做外科手术.在去的前一天,我又带上母亲去找本堂神父,并请求他给她傅油.我们也祈求我们的爷爷与圣母给她代祷.这次在手术之前做了个化验,医师叫了我们,他手中拿着化验结果并以惊讶的口语说到:"再也没有恶性肿瘤的迹象."但为了谨慎,还是建议动这手术.手术之后,所有的活组织检查,病理活检,细胞化验等报告出来了,都确定了病症得到的完全的治愈.

如今快过一年了,我的母亲一切都好.她不断赞美上主,她的生活充满的欢笑.我希望她的见证能帮助那些在痛苦中与病痛作斗争的人.我的母亲常说:在你的面前只能看到黑暗的同时,慢慢地出现了一道光,之后又一道光,最后充满了战胜黑暗的光芒.